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梦幻彩券行全



               梦幻彩券行



             (一)不幸的彩券

    「嗯……这期出十二时,那每隔五期就会拖出……」

    因为这天下午没约客户谈生意,所以我就窝在咖啡厅里,算下期乐透彩会出的号码。

    由於算牌算得太专心了,所以我一下子就进入了忘我的禅宗境界,再也听不见耳边吵杂的人声。

    此时,我正用台湾时下流行的拖牌算法,埋头在那堆密密麻麻的数字中,期望可以用这种方法算出下期的乐透彩号码,让我成为下一个亿万富翁。

    不信这套的人,都说每一次的开奖都是独立事件,不会有什么明牌暗牌;再加上银行拍胸脯保证,他们的开奖机是采随机搅珠的方式进行开奖,绝对公平、公开不会作弊。於是这些人总是说,要买乐透彩的话,只要买电脑号就好了,干嘛在那里算半天,结果会有什么用?

   ∩是呢,我却跟那些人持有不同的看法。

    如果以他们的说法,那为什么每当开出号码时,那些用自己选号,或包牌中的人又要怎么说?是运气好吗?我想应该不是!

    我一直深信着,这些数字在冥冥之中,一定有着某些,我们无法理解的关连性巧合。

    我的想法,应该可以引用一位网路作家的人气作品里,有一段强者语的对白:「你一生都注定在命运之下,这便是老天给你的宿命!」

    而我想说的就是:「强者一生遇强越强,只要我可以窥知天机,我便可以逆天啊!」

    所以正当我聚精会神,看那些密密麻麻的号码,想从中找出一些规则时,我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 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上头所显示的号码,居然是好久没消息的天兵(或称小白)损友小庄。

    奇怪了,那个衰人这个时候找我又有什么事?

    於是我接起电话,就立刻说道:「喂……小庄呀,找我又有什么事?要打麻将的话,最近我都没空!」

    「不是啦,家荣,我是问你有没有认识一些「老师」?」

    「什么老师?你什么时候也想想到要读书了,你是想考EMBA,还是教育推广班?这些我都没认识的教授或老师,所以没办法找人帮你写推荐函喔!」

    「你在说什么跟什么,我是说那种驱鬼降妖的老师啦!」

    「干嘛?你是要看相还是要看风水,这些我都小有研究,可以帮你看一下,而且收费便宜,保证看过后让你发。发。发!」

    「靠!你还跟我玩,我现在心里怕死了,你还在那跟我乱哈拉。怎样!有没有认识的啦?」

    从他的话里,我隐约感觉到他心中真的非常害怕及恐惧;所以我也就开始认真听他的话,脑袋里快速扫瞄我所认识的客户名单里,有没有这类的人。

    「嗯……很抱歉,目前没有!不过你要不要先过来跟我说说,我再帮你想办法,看可不可以找到什么人帮忙?」

    「唉……也好,不然这事我也不知要找谁说比较好?那你现在在哪儿,我过去找你。」

    「哦!我在南京东路的丹X咖啡店,那我就在这儿等你啰!」

    结果过了半小时后,我终於看到小庄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咖啡厅里;而我还看到他的手肘上,有些擦伤的痕迹。

    他此刻的神情,看起来就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。

    我一看到他这狼狈不堪的模样,就立即上前招呼他。於是,我就先让他坐后,才帮他点了一杯冰咖啡。

    这个时候,我发现他因为没睡好,结果脸上呈现一双出像熊猫似的黑眼圈;还有,就是他像受到不小的惊吓后,所表现出来魂不守舍的样子。

    接着,我又看到他在脖子上挂了一条十字架;而他的手腕上,也戴了一串佛珠。

    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相信,他最近一定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!

    我看到他这么奇怪的模样,不禁脱口对他道:「哇靠!小庄,你是怎么了?怎么你看起来,好像一副被衰鬼缠身的样子,而且气色还这么差!」

    「家荣,还真被你说中了,我呀,好像撞鬼了呢,所以才想找老师帮我看看顺便看可不可以帮我驱鬼。」

    「什么!不会吧,现在是农历的鬼月,这话可不能乱说呐,虽然现在是大白天,但你说这话,我还是感觉怪怪的,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!」

    这时小庄转头,看了看四周,确定没有东西跟在我们周遭后,他才靠近我,小声的跟我说:「是真的啦!不然你看我现在这模样,有可能会是假的吗?」

    「那到底是怎么样,你说来听听嘛!」

    小庄在大大喝了一口咖啡,稍微稳定情绪后,他就问我:「家荣,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一次乐透连续两期全台大槓龟的那次?」

    「废话,我每期都有下注,我那会不知道!因为那期头彩奖金,是有史以来最高,还吸引一些海外人士跨海下大注呢!而且那次我还花了四千多块包牌,结果都没中。那天开奖后的晚上,我简直干的要死。结果第二天,当我知道有六个人中头奖后心情更是郁卒。於是那天,我就请假没去上班在家反省呢!那又怎样?」
    小庄小声地说道:「我隔期中了五星(五个号码)!」

    我一听到这个讯息,眼睛瞳孔瞬间放大好几倍,根本不相信我所听到的消息於是我对着他大叫道:「什么!不会吧,那期头彩是一人独得一亿多,就算中五星也有十五万吔,扣掉税金也还有十二万多可领,那你还说是撞鬼?要是我宁愿多撞几次!」

    「干你老师卡好!要撞你去撞,那!拿去,这张不祥的彩券送你好了!」
    小庄说着就从皮夹里,拿出一张彩券丢给我。

    我小心翼翼的拿着那张彩券对着,果然没错,是中了五个号码。然后再看看上面的签注金额,还真的是一百元的电脑选号。

    干!一百元就中十五万……天呀!果然我还是没办法,到达所谓「逆天」的强者境界。

    「好你个死仆街!你到底是花了多少钱签到的?」

    「四千元。」

    「噫?四千元……不对呀……可是这上面明明只有一百呀!那……那其他的彩券呢?」

    「没有哇,就这张而己呀……」

    「不可能!你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,你最好快从实招来!」

    「没骗你啦,而且我跟你说……这张彩券呀,好像是跟鬼买的!因为这张彩券──不能换钱!」

    「什么!怎么会呢?」

    「真的啦,不然我早就拿去换钱了。就因为这样,我才会觉得搞不好我真的撞鬼了!」

    「是吗?你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!」


             (二)灵异彩券行

    小庄又大口的喝了一杯咖啡后,整个就像坠入时空隧道里,开始回忆那段恐怖的经历……

    还记得那天是星期六,我带团回到台北后,己经是晚上六点多。

    因为我跟部份团员在国外时,建立一些良好的互动关系。

    所以在回到台北后,他们就邀我去吃晚饭,然后又跑去唱歌,还在KTV里又喝了点酒。

    等到全部活动结束后,我坐计程车回到我家附近的巷口时,差不多己经十一点多了。

    那时,我拖着疲惫的脚步慢慢走回家。

    但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在一条不起眼的小巷里,居然还有一间电脑彩券投注站的招牌灯亮着。於是在好奇心驱使之下,我便慢慢的朝着那个小小的招牌走了过去。

    当时我心里还直嘀咕着:「噫?奇怪,现在不是己经过了营业时间吗?为什么还有灯亮,而且这家投注站好像是新开的,以前都没看过呐!」

    等到我走近那间投注站时,就看见它是一间破破烂烂的小店面;而且铁门都下了,但却还留着一道门尚未关。

    正当我看里面没人,转身正想走时,突然在我背后,响起一声苍老的声音叫住了我:「少年仔,恁要买彩券呒(译:年轻人,你要买彩券吗)?」

    当时我还未想到现在己经是农历七月,所以也没想那么多。

    於是我又回过头,循着发声处看过去时,发现一位年约六七十岁的老伯,却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门口里,约二公尺处对着我笑。

    「阿伯,那呢碗呀,恁甘哥吴在卖彩券喔(译:那么晚了你还有卖彩券吗)?」
    「吴呀,但是拢是电脑号啦,恁要呒(译:有呀,但都是电脑选号,你要吗)?」

    我那时头脑昏昏沉沉的,所以也就没有多想;再说,人家不是有句话说:「千拜万拜不如整箱的国农拿来拜,千算万算不如整台A电脑拿来算!」

    更何况,从乐透彩发行到现在,我根本没去算过牌。

    於是我就跟他买了一百元的电脑选号,而且奇怪的是,他说刚好只剩最后一张,恰好是一百元(因为台湾的乐透彩最多一次可签五注在同一张)。

   ∩是当我买完后掉头想走时,他却又在我背后叫住我。

    「少年仔,阮这彩券是卖有缘人的,今晚甲恁有缘,恁有想要另外特别的呒?」(译:年轻人,我们这彩券是卖有缘人的,正好今晚我跟你有缘,你想不想另外特别的?)

    「特别的?黑是虾米(译:那是什么)?」

    「恁那加一百元可以亲亲,五百元可以摸摸,那是加三千五就给你爽歪歪,按怎,有兴趣呒?」

    听到这里,我突然插嘴道:「等一下!小庄,你该不会又上当吧?那老头是不是说一百元送一瓶「亲亲」芦笋汁,五百元玩摸彩一次,至於那三千五嘛,就是送一箱「真爽」泡麵?」

    「厚!我那有你那么笨,你上次就这样被槟榔西施骗过,所以我那里会再上当!我当然是先问清楚怎么回事嘛。」

  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

    想到我那次出糗的事情,现在却被小庄拿来消遣我一顿,这让我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。

    当时我就问道:「阿伯,恁有骗哇呒?是不是一百元送瓶「亲亲」芦笋汁,五百元玩摸彩一次,三千五送一箱「真爽」泡麵?」

    没想到那老头竟然生气道:「少年仔,恁甲阿伯看做是虾米人?哇干矮去做那种事的小人?哇是真的乎恁亲,乎恁摸,乎恁爽呐!」(译:年轻人,你把我看做是什么人?我是那种卑鄙无耻的小人吗?是真的要让你亲、让你摸、让你爽!)
    「阿伯,那是甲恁,那安呢哇就不要呀,再见(如果是要跟你的话,那就不要了)!」

    我一听到他的话后,当然是想赶快闪人啦4他一副老玻璃的噁心样子,我现在一想到,全身还是会起鸡皮疙瘩。

    所以我说完话后,马上转身掉头落跑。

    但是他却还不死心,在我后面大叫着:「少年仔,恁稍等矮,不是甲哇啦,是甲我请的小姐啦,麦走那么快稍等一下!」(译:年轻人,你等一下,不是跟我啦,是跟我请来的小姐啦,不要走那么快,稍微等一下!)

    我听到他的话后,忽然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回头望他。而他,就站在我面前十步的地方。

    这时只见他的身影好像朦朦胧胧的,但似乎没有恶意。不过既然他说是找小姐来的话,那我又另当别论。於是我在半信半疑的心里作用之下,又跟他走回那间不起眼的店内t 当他走回店里后,就对着暗黑的走廊叫声:「小梦!」

    然后他就往屋里的暗处走去,最后消失在黑暗的走廊里,从此就再也有没他的声音。

    这时取而代之的,却是一位穿着白色衣服的少女,从阴暗的屋内里走了出来我当时看到少女,看起来还满年轻。

    一头披肩的长发,清秀的瓜子脸,画上细细的柳叶眉,看上去说不出的清纯可爱;而她微扬的朱唇,那种欲语还休的模样,让人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。

    一袭时下最流行,高腰及胸下围的百褶蕾丝低胸连身娃娃装,把她丰满的胸部衬托的更为硕大;外面则是披了件七分袖的白色小外套。整个人看起来典雅大方又不失庄重,而她嘴角微扬的笑容让人感到无比的销魂。

    「这位大哥,你好,我叫小梦。听说你是我们店里今天的有缘人,那你想要我为您做那种服务呢?」

    听她的声音有如黄莺出谷,婉转圆润,说不出的动听。让人迫不及待的就想听她在床上的呻吟声,听听是否也像她说话般令人销魂?

    「那你会为我做什么服务呢?」

    「我们刚老闆没跟你说吗?看你是要那一种?」

    「我是说第三种是……」

    「就是全套的啦!一定要人家说这么明白呀,让人家觉得怪不好意思的!」
    听到这里,我又忍不位插嘴道:「那后来呢?你一定选第三种对不对?赶快跟我说是那一家,这么好康的我也要去!」

    「我说家荣呀,你急什么!等我说完后,看你还敢不敢去。」

    我听的入神,完全忘了小庄正在讲一件难以忘记的恐怖经历,差点就跟他一样被鬼缠身。

    「啊!不好意思,一时精虫上脑,忘了你在说恐怖的事,因为听到目前为止我实在感觉不到有什么恐怖的地方呐!」

    「你听我说下去就知道了……」

    如你所说的,我当然是选第三种「服务」啦。

    我既不是那种只爱男人的,又面对心目中喜欢的类型,当然是义不容辞的想好好「照顾」她一下啰!

    在确定价码后,她就带我从后门走出去。在她的带领下,我跟着她绕了好几条巷子,来到另一栋房子前。

    只不过这栋房子看上去,好像已经是年代非常久远的公寓,久远到就连铁门都生锈得无法关起来。

   ⊥在这时,我的内心也开始起疑?

    一想到最近社会上不是很安全,常有绑票勒索的事发生时,当下我马上提高警觉,下意识的把手提行李抱在胸前,防范在楼梯口会不会有人突然跳出来拿刀要砍我,那时我才有抵抗及反应的能力。

    不过还好,在到达三楼门口时都没状况发生。而她拿了钥匙,开了门后,就招呼我进去。

   ∩是进去后的空气,也是让人感到阴森不自在;彷彿像鬼电影中不时会有凉风从你的背上吹来,让你的汗毛不寒而立。

    整间房子也是黑漆漆的,只有一小盏微弱的小灯,在墙壁发出昏暗的光芒。整个屋子,可说充满了诡谲神秘的气氛。

    少女此时也没多说话,只是牵着我的手朝她的房间走去。

    一进入她的房间,我当时就觉得像是进入了,华西街还没拆除前的公娼寮,那种专门用来接客的房间。

    因为我发现整个房间,除了一个床以外,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摆设。

    而一进房间门,她就立刻要我脱衣服;而她也在同时,自顾自的动手脱去自己的衣服。

    此时,我并不急着脱衣办事,反而在一旁欣赏着她那优雅的脱衣姿势。
    我发现她脱衣服时,一举手、一投足的举止不但高雅,更展现优美的体态,简直比跳钢管的辣妹还要让人兴奋。

   〈到美女令人兴奋的举止,我一时间居然被她吸引,忘了我本来该做的事。
    只见她解开结在胸前的蝴蝶结,双手慵懒的向后伸,让小外套自然的滑落在她的手肘上,露出她雪白的粉颈及娇嫩的肩膀;细肩带的连身娃娃装,则衬托出她身形完美的比例。

    当她把肩带往两旁一拨,让衣服自然滑落在地上时,露出背部没有一丝赘肉的紧实肌肤,让人看了就想上前,触摸眼前这具上帝创造出来的完美傑作。

    随着娃娃装滑落在地上,露出她火辣性感的胴体时我才知道,她里面居然没有穿任何的内衣裤。

    当她把她自己的衣物都挂好后,才转过身来。一看到我还没脱衣服,她突然笑了起来;那笑花如靥的笑容,看的我更像忘了现在身在何处。

    这时她主动摇曳着她美丽的身驱向我走来,胸前的两团肉球也随着她的身摆动,造成一波一浪永无止息的乳波向我袭来,让我顿时招架不住,差点鼻血狂喷,不能自己。

    后来她蹲下来并主动解开我裤子的拉链,释放出我早己挺立的分身,用她纤纤玉手,握住它开始上下温柔的套弄;或握或捏,似掐若旋,那招「无敌销魂泄精手」的功夫,更是我有生以来,还没遇见过的神技!

    我想我只能用「此技只应天上有,人间遍寻无处得!」这句话,来形容她高超的技巧吧!

    我这时惊讶得大叫道:「哇靠!小庄,什么时候你的国学造诣变得这么棒,连这么深奥有学问的句子你都说得出来?看来你是真的不正常了,我看我还是先介绍你去看精神科医生比较实在!」

    「你才要去看精神科医生啦,你到底要不要听我说下去嘛!」

    「好啦好啦,我不再打岔就是了,你快说下去吧……」

    我当时只感觉她的手,有如沁凉的冰水,稍微浇息我即将爆发的火山,让我有更多的时间,等待下一波的解放。

    但她好像不想让我很好过似的,在揉弄一会后,她就把我稍微平息的分身含入嘴中,深情的吸吮含弄着。

    她这销魂的动作,令我全身的毛孔瞬间全部舒张开来,有着说不出来的畅快感受。

    正当我快忍不住想射出时,她倒像是我肚里的蛔虫般,完全明白我此时的快感。

    结果当她一感受到我的心意,就马上用力捏了一下我脆弱的驼峰,让我从极乐天堂掉入黑暗的地狱。那股即将爆发的火山岩浆就此停在细小的管道里,让我全身有如万蚁蚀心般难过。

    不过她却在这时,要我起身换她躺下。

    而我到此刻才发现,她好像变魔术般,早就把一个薄胶膜套住我的分身,让它看起来,就像是与生俱来一样。

    在惊讶之余,我还纳闷着,究竟她这招「隔空取套」的功夫,到底是跟谁学的?

    虽然心中感到无比的诧异,但我还是握住早己蓄势待发的分身,找到了溪流源头,顺势把分身推进那湿窄的甬道。

    那温暖紧实的包覆感,看得出她的经验不是很多,看她不似职业的叫床法,应该是下海没多久才对?

   〈着她在我胯下婉转承欢,嘤咛悦耳的呻吟声更满足了我征服她的成就感,所以我就更卖力的在她身上活动着。

    正当我使出全力冲刺想要射精的时候,突然间!

    我的脑袋觉得一阵天眩地转,那时我就不省人事。

    结果等我恢复知觉时,却己经是隔天早上五六点左右。而且我还发现,我正躺在我家楼下大门口。

    不但如此,就连身上的衣物也完好如初,一点儿也没有跟人做过爱的痕迹。
    这时我不禁纳闷道:「等一下!我想,你会不会是那晚喝醉酒,结果醉倒在你家门口,然后又像上次一样,做你大头春梦!」

    小庄这时大叫道:「拜託!你嘛帮帮忙!如果刚才我说的事情,完全是我做梦的话,那你倒说说看,这张彩券究竟是怎么来的?」

    我拍了一下大腿道:「对喔!那后来呢?你没去查证吗,为什么这张彩券不能换钱?」

    那时我也跟你一样,想说是不是自己喝醉又做春梦;但从口袋里那张真实的彩券,让我知道昨晚的一切,并不是我的梦境!

    於是我连忙依着昨晚的记忆,去找那家彩券行。结果走到那里时,哪还有什么投注站的招牌?

    我看到的,只有一间铁门完全拉下曲变形的破烂店面,铁门上还贴着「吉屋租售」的海报。

    接着我又跑去,跟那名叫「小梦」的女孩曾经交欢燕好,一夜缠绵的那栋旧公寓时,虽然楼下大门依旧没关,但走到三楼记忆中的房子门口后,却发现大门深锁,而且电铃也坏了,整栋公寓好像都搬光没人住一样。

    这时,我才发觉事情有点不对劲……

    当时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出去,走到巷口的豆浆店时,就想藉着吃些东西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些,以安慰我那不安的灵魂。

   ∩是当我吃完早餐要付钱时,才发现我的口袋里,居然摆着五张冥纸(死人钱),而且还是像玩具钞的那种。

    而且最恐布的是,我的皮夹里,不多不少就少了四千元。

    这情况就好像是我付「她」四千元,然后「她」找我五百元一样……

    说到这里,小庄突然抬起头对我道:「家荣你说,我如果不是撞鬼的话,那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?」

    我听到他的恐布经历后,我的内心也跟着恐慌起来。

    虽然我尝试找一些科学论证,想为小庄这次不平凡遭遇,提供一些合理的解释,但我还是失败了!

    因为我想破了头,也想不到合理的科学根据,来解释这宗玄妙的事件;再加上现在是俗称的「鬼月」,我也直觉地认为他真的撞鬼了。我想这是唯一不合理中,最合理的解释吧!

    於是我又问道:「嗯……那你后来还有去看过吗?」

    「有呀!不管是白天彩券行的营业时间,或晚上过营业时间。一连好几天,我都有去那里巡一遍。可那家彩券行,就像是根本没开过一般的消失在那里!」
    我这时的神态,已经没有刚才那么从容;而且我还发现,我一向口若悬河的口才在这一刻,竟然说起话也开始结结巴巴起来。

    「那……那……这张彩券你有去换钱吗?」

    他此时已经歇斯底里的道:「我就跟你说过,既然找不到那家彩券行的话,我那还敢去换钱呀!到时若真的出了什么事,那我家人往后怎么办?」

    我点头道:「也对,不过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」

    这时,他又无奈的歎口气道:「唉……这就是我要你帮我找老师的原因!因为自从那天以后,我就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:骑车跟人擦撞,不然就是摔车;业务也不好,一个好不容易才搞定的团,在出发前一天才跟你说取消行程不去了。结果害公司赔了不少钱,都快把我炒鱿鱼了。家荣呀,你快帮我想办法吧!」

    我沉吟了好一会儿才道:「嗯……好吧,我尽量帮你找功力深厚的老师,来帮你解决问题。那……这张彩券,我还是先还你好了。」

    没想到小庄竟然坚决推辞道:「不要!既然你说想试试撞鬼的滋味,那这张不幸的彩券就送你,让你也跟我有难同当一下吧!谁叫我们是好哥们呢?那等你找到老师时,马上打电话给我喔!那我就先走了!」

    於是,小庄就留下了那张不幸的彩券,像逃命似的逃走了,留下我一个人在咖啡厅沉思。

    这个小庄,没事留下这个烫手山芋……唉!朋友还真不能乱交呀!

   〈着手上的这张彩券,我心里想着,我到底要如何处理这张彩券?

    一、烧了它!

    二、拿去转送给别人(就像是要求你转寄不幸的E-MAIL一样,若不转寄给五个人以上,就会在你身上发生不幸的事)。

    三、试着拿去银行换钱为了一解心中的疑惑,我怀着戒慎恐惧的心情,决定再去一探究竟。於是我当下收拾好东西,就开着车子,依照小庄说的那家地址开车过去……


              (三)幽魂乍现

   …过一个礼拜后,我打电话给小庄。我在电话里跟他说老师己经找到了,并跟他约见面时间。等到一切搞定之后,我先约他晚上去酒店玩玩顺便帮他压压惊晚上,我们到长春路上一间叫「法X王」的KTV酒店。在跟里面的妈妈桑「玲玲」经理要了间小包厢,并要她介绍两个辣妹后,就给少爷二千块要求「封包」。(就是除非是警察来临检或发生突发事件,不然里面的员工都不能进来打扰,以免妨碍客人玩限制级的游戏。)

    这时小庄跟我呈直角对坐,过没多久玲玲就带了两位小姐进来,坐在我们身边。

    这时坐在我旁边的叫美妮。她还真的人如其名,长得娇媚动人。而且声音听起来又很嗲,身材也不赖;尤其是单手巧一手握的山东馒头,那种压下去马上弹回来的极佳弹性,一直让人爱不释手;而在小庄旁边的则是叫文子,她说有人说她长得像金泽文子,虽然她是这样说,但那能跟本人比?不过她长得也还过得去,不会让人想把喝下去的酒吐出来就是了。

    由於这间是所谓的制服店,所以里面的小姐都是穿着一身粉红色透明薄纱,里面则是穿同色系的胸罩及半透明的小丁字裤,露出迷人的股沟及大小适中的小屁屁,踩着三吋的黑色高跟鞋,虽然身高都不是很高,但修长笔直的双腿将身材的比例衬托的更完美,尤其是没有萝蔔腿的小腿肚及大象腿的大腿,就算没有穿丝袜,也展现出迷人的美腿曲线。

    在里面唱没几分钟,大家就开始玩起游戏来,什么满清十大酷刑,萤火虫写字,打西瓜汁…样样都来。因此玩不到半小时,我们四人都己经全身脱光光,个个玩的不亦乐乎。而小庄也在这种欢乐气氛之下,一扫连日来的恐惧,以及所有不愉快不顺遂的心情。

   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后,我从身上拿出三万元出来,推给小庄。

    「家荣,你拿这些钱给我干什么?」

    「这是我拿你那张不幸的彩券去换的!」

    「什么!不会吧,那张彩券真的可以换钱?」

    「真的啦,没骗你,要不要?」

    「嗯…这种钱我才不敢要,万一真的以后出什么事,我才不要呢!如果你不怕被厉鬼缠身,那你就拿去用好了!」

    「真的?是你说的喔!别说我没给你分红,既然这样…我就把这些不幸的钱都花掉喔,你不后悔?」

    「干你老师卡好!自从我把那张彩券给了你后,运气就有好转的迹象。所以呀,你就别再触我楣头了……那些钱,你要怎么用我都不会在意的。」

    「这是你说的喔!那好,今天这摊就让我请你…嗯…美妮呀,你跟文子每人分一万,剩下的一万拿五千给玲玲经理,另外五千给少爷们分了吧!」

    「荣哥,真的吗?谢谢你,那我把钱拿出去分了喔!你在这等一下,我先给你一个爱的亲亲,等我哟……」

    美妮说完,还真给我一个爱的亲亲,之后就高兴的披上薄纱,以里面真空的出门去了。

    过一会儿,我就看见玲玲经理,率领一班的少爷,到我们这间包厢后,就一字排开,并鞠了九十度的躬大声的说谢谢。并且还附上一些水果、破,当做免费的招待。然后他们又是递毛巾又是倒酒的,一时间好像自己是帝王一样。那种睥睨天下的感觉,只有一个字形容,那就是──爽。

    待一班人退下去后,我们当然是开始又亲又摸又抠的;连平常那些小姐不让人摸的小穴,这时也不避嫌的让我们抠个够,而且好像乐在其中。跟刚才爱理不理的态度,可说差了十万八千里,真的应验了「婊子无情」这句话。

    正当我想拉美妮,到厕所就地正法,先消欲火时,却见小庄的脸突然像猪肝色一样难看的看着我,眼神则是充满了恐惧。

    「小庄,你怎么啦,没事吧?」

    「家荣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后面……」

    我回头看了一下。

    「有什么东西吗?没有呀!」

    「呃……你没看到吗?是小梦!小梦……在你后面!

    「小庄,你是不是喝多了?我后面那有什么东西!美妮,文子……你们有看到什么吗?」

    只见小庄大大吞了一口口水,手指着我后面,吓得一直往沙发尽头退后,只差没摔在地上。

    「没有呀…庄大哥,你别吓我们呀,我们真的都没看到有什么人还是东西在荣哥背后呀,拜託你千万不要乱说啊,我们都还要继续在这工作的……」

    二女对小庄这莫名其妙的举动也开始紧张起来,脸色也没了刚才嬉笑的轻松状态,语气也不觉间颤栗着而不自知。

    「呃……家荣呀……你自己保重了……我……我要先走了……」

    小庄说完后就拔腿往门口沖,只不过他快到达门口的时候,他却又往后退,并且跌坐在沙发上;接着他就像发疯似的,对着门口胡言乱语起来:「小梦…你…你要干什么…我跟你往日无冤,近日无仇,你找我要干什么?如果你真的要找人的话,你也找那边那个男人,我跟你可是没有任何关系呀……」

    (哇哩咧!小庄还真是最佳损友,出事都找我当挡箭牌,马上跟我撇清关系。)
    「喂……小庄……你是不是喝醉了?门口没人呀,你到底是跟谁在说话?」
    「你们都没看到吗?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女鬼小梦呀!「她」现在就站在门口,还穿着那天一模一样的白色衣服,站在那里怨恨地看着我们。你们…你们几个…真的都没看到吗?」

    「小庄,我看你真的喝多了!要不要我送你回去?」

    只不过我还没走过去扶他时,就看见他一脸惨白的叫着:「不要…你不要再过来!家荣,你快打电话给老师,叫他过来收妖啦……」

    此时小庄己经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,头向里面,整个人不住的颤抖,看上去真的像是遇到鬼似的,看来再不找老师来收妖的话,他可能会精神错乱。

    我这时走上前去,拍了拍小庄的肩膀,装着若无其事,强自镇定说着:「小庄,你干嘛怕成这样,真的除了我们四个人以外,再没有人啦!再说这么晚了,| 我上那去找老师收妖,不然我们先回去好了……」

    「好……好……好吧……」

    他这时才慢慢起身,头也慢慢抬了起来,接着慢慢张开眼睛,先往地上瞧了瞧,然后挺起胸来看了看四周后,心情稍微平复一些,然后喃喃自语的说着:「吁……看来她好像走了……」

    「你在说谁呀,是说我吗?」

    冷不防的,从小庄背后突然冒出这句没头没脑的话,让小庄稍微放松的心情顿时又紧绷起来。

    此时他用眼角的余光,慢慢的向后瞄。果不其然又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站在他身后,对他做一个俏皮装可爱的鬼脸,他当场心脏差点吓出来。

    「好了啦,小梦,别再吓他了啦,他有什么过错经你这一吓,你也该消气了吧……」

    「好吧……看你这样也怪可怜的……我就原谅你了……」

    这些对话让小庄突然听的莫名其妙,他转过头来看我,却见我跟其他两个,不,应该是三个女人一起对着他大笑起来,他更是感到奇怪。

    「家荣……这……到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

    好一会,我忍住笑声,指着那名白衣女子对小庄说:「她就是我帮你请来的「老师」,针对你来帮你消灾解厄地。」

    「她?难道她不是小梦吗?」

    「她是小梦没错呀,而且还是我用召唤魔法把她从地府里请出来的呢!」
    我以似笑非笑的表情说着,像是在讥讽他的无知。

    「你…你骗人…这种在玄幻小说里才有的东西你会?快说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我感觉……好像你们串通好一起骗我的。」

    这时小庄看我们好像都不害怕,他的心情好像也比较放松一些,再仔细盯着小梦全身来回瞧来瞧去,看地上有她的影子,脚也有着地,好像不是真的鬼,觉得自己好像受骗了,才会说出那样的话。

    「好啦,别生气啦!其实…一切都是你的错!而且还随便乱说话,害我也跟你一样,提心吊胆的过了好一阵子。如果我不好好整你一下,那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呢?」

    「哇靠!你真的在整我!你老师卡好咧…你知不知道,你这种整法,迟早我会被你吓死,若我真的变鬼,那我就在你跟女人做爱时,出现在你旁边看,看你还做不做得下去?」

    「好啦……先坐下来喝杯酒消消气,让小梦跟你说事情的来龙去脉。」

             (四)事实的真相

    当我们重新坐回原来的位子后,小梦则是往我这走过来在我旁边坐着。当我们又灌了一大杯破后,我当然是左拥右抱,在美妮及小梦身上尽情的施展我成名的「超级抚摸手」,恣意在她们身上到处揩油;而小梦也没阻止我的动作,她只是淡淡的对着我说:「家荣哥,我要他先自罚三大杯,我才真正的原谅他…」
    「你不怕待会他又对你做出那件事?」

    我露出诡谲的笑容说着。

    「呵!家荣哥,你真的粉噁心呢!若他又那样的话你就自己帮他解决好了。反正,今天是你找我来我才来的,待会真的出什么事我才不管呢!」

    「喂……家荣呀,你们到底是说什么事,为什么我听的一头雾水?」

    「小庄呀,我看你还是先罚三大杯!不然,你休想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反正我找小梦来是要她亲自跟你说,免得你又说我在跟你唬烂。」

    小庄在不情愿又想知道事实的真相下,还是吞了三大杯破。

    当他灌完酒后,文子则是在旁,细心温柔的帮他擦嘴巴上的泡沫,并送上一口热腾腾的宫保鸡丁。

    「好啦,酒也罚了,你可以说了吧!」

    「好了,小梦呀,小庄酒喝了,也认错了,你就告诉他那天发生的事吧!」
    「好吧……」

    其实,那天你去的地方,我们是由五个姐妹所经营的是个人工作室。你那天看到的投注站,只是我们的幌子。

    平常,我们为了要生活又要躲警察,才会想到用这方法招揽客人。

    这样一来,我们不但可以安心工作,还可以顺便筛淹户,看看是否有警察混进来。

    那天你看到的那个老人,其实是我爷爷。因为最近生意不好,再加上我们又找到了新的店面,所以那天是我们营业的最后一天。

    我们本来在收拾东西,谁知道那么晚了,你又无缘无故的跑来。而我爷爷又有轻微「老年癡呆症」,有时会分不清楚状况,所以就会乱拉「客人」。

    那天我带你进去房间后,其他的姐妹们早就去那家投注站里搬东西,顺便把招牌拆掉,准备换到新地方再换上去。免得到新的地方,又要等很久才能重新开幕。

    谁知道,你这衰人那天不晓得喝了多少酒,光满嘴的酒气就让人受不了,而且一进来就像是一只饿狼般,一点也不怜香惜玉,抓着人家的衣服就乱扯乱撕。结果我这好好一件的工作服,就被你这样撕坏了。

    接下来你更可恶,不但把我推到床上,也不管人家准备好了没就掏出小弟弟往人家洞里塞。要不是我先把你的老二吹大,你可能弄半天还找不到洞钻呢!

    「噫?我会那样吗?」

    「小庄,我看你那天一定是喝醉了,而且还喝很醉……」

    这下换我可以好好的亏他,我怎能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呢?

    结果他很不服气,一脸气呼呼的对我们大叫:「乱讲!你们一定又在骗我,对不对?」

    「你看!你把我抓成这样还说你没醉,我今天来,本来就是要找你算帐的,你看清楚了!」

    只见小梦把那套新买回来一模一样的衣服一脱,就露出迷人的上半身;但是她的胸前,原本应该是令人垂涎欲滴饱满的双乳,此刻却变得一大一小,极为怪异;而比较小的那一边,还隐约可看见淡淡指纹般的淤青。人家有句话说:「玩到把她奶子都抓爆」,应该就是这种情形吧。

    「可是……在我的印象里,你的乳房好像不是长这样,是怎么回事?」
    「我说小庄呀,你还不知道,你己经损坏了人家赖以为生的生财工具呀!」
    小庄听了我的话后,一脸惊讶的对我说:「家荣…你是说…她的胸部…是做出来的……」

    「你还敢说!我不管,今天你要赔我!」

    「我说大小姐呀,你不能全部都赖在我身上吧。再说,那天到底是不是我弄的,我也不清楚,我只知道我后来失去了知觉……」

    「你…你…你还敢提这件事!要不是我大声呼救,我那些姐妹正好回来看见的话,我可能早就被你玩死了。」

    当我一直叫你,不要那么用力抓人家奶子时,你还一直用力;而且还要我叫大声点,那样你才会更兴奋。后来我受不了,一直想推开你,结果你居然把人家花了几万块做的胸部给抓爆了,当场我痛的喊救命。

    这时我的姐姐阿红正好回来,听到我求救的声音,一进来看到这情形。於是她在情急之下,就随手拿了在床头上的烟灰缸,朝你头上敲去。只不过她可能用力过猛,你就突然就昏了过去,还把你肚子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,而且吐的我满身,我还不小心吃到一些。你知道吗,那种噁心的味道,我一辈子心忘不了。

    本来我以为小红姐,会不会一失手打死人。结果看你还有呼吸,就赶忙叫另外几个姐妹赶回来。然后,我们费了好大功夫把你抬出去。

    等到后来,我们看到你皮夹里的身份证,才知道你住那附近。於是我们就把你抬到家门口,本想拿光你身上的钱做补偿。结果没想到,你身上只有四千元,所以小红姐就全拿走了。哼!没想到你还真会算,身上都不多放一点钱,害我那天清理了好久,才把身上噁心的味道给清除掉。

    我们怕你醒来后会找人报复,我们於是连夜把东西全搬走,害我现在都没钱也没时间去做手术。你看人家这个样子怎能见人,所以这笔钱我一定要找你要。
    「这……这……这我应该不是那种人吧!」

    「你别想再耍赖!要不是家荣哥来找我,我本想就算了;既然他找到我,我就不跟你善罢干休。」

    小梦说的声色俱厉,没想到说到后来,居然开始靠在我怀里嚎啕大哭,让我一时也不知所措。而我也不晓得要如何安慰她,只能拍着她雪白的肌肤,安慰着她内心所受的委屈。

    「好了,小庄,既然事情都是由你而起,你就想想办法吧!」

    「我…我…我会有什么办法?嗯…对了,你不是有换钱吗?那你就先拿给她嘛……再说,那也是我中的……」

    「去你的!刚才你不是还在说,不要这笔不幸的钱。所以这些钱,可是我用后半生当赌注去换来的。那里是你的钱!所以呀……你自己想办法吧。」

    「我那有那么多钱给她!我就不给,看她能拿我怎样?」

    小梦听到这话,眼泪一擦,突然变成怨毒的眼神看着小庄。而且她还咬牙切` 齿的对小庄说:「若你不给钱,那我就去死!然后变成厉鬼,夜夜向你索命!」
    「家荣……都是你啦!没事找了煞星来,你说我该怎么办?」

    「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!」我抱着看好戏的心情,开心地在一旁说着风凉话「我…我…好啦!算我倒楣,我就赔你一对胸部好了。可是钱的问题……」

    「没关系,我可以先借你呀!反正我这还有七八万。」

    「哇哩咧!你好样的!徐家荣,你还真是我的好哥们呀。拿我的钱借我…看来,你这损友还真不能交。」小庄露出无奈的表情说着。

    「要不要随你!反正你家在那里,人家也都知道了……到时你家真的出什么事,这次可就不关我的事呀。」

    「好啦好啦,算你狠!唉……这天下第一冤大头,还真非我莫属!」

   …过这一番折腾之后,事情也终於真相大白。而在误会解开后,我们当然又开心地玩了一会。

    之后,我就带着小梦先回她家。接着我就带着美妮和文子,三个人找了家宾馆,玩了一晚3P大战,害的我第二天差点下不了床。

    至於小庄呢?他当然是自已回到家,找长年陪着他渡过漫漫长夜的五姑娘,好好的服侍他的小弟弟啰!

               全文完

[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