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爆奸林老师
放学後的校园,只有林雅君一个人在改作业。老宋从窗外偷偷张了一眼,看见林老师漂亮的脸蛋、剪裁合身的洋装里面一对胀鼓鼓的奶、粉白圆润的腿,裤裆立时就硬了。雅君背对着门,老宋轻轻欺近她身後,近得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,她仍浑然不觉。老宋深深吸了一口气,猛可一伸手蒙住了雅君的嘴巴。
  雅君猝不及防,大吃一惊,本能地吐出一句:“小健?是你吗?”
  但嘴巴被蒙住,老宋也不知她在咿唔什麽,压低声音说:“不许声张,否则宰了你!”
  另一手抽出一把小刀,在她面前晃了晃,雅君这才发觉这是个陌生人,老宋已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块黑布,蒙住她的眼,然後拉她转过身来。
  雅君全身发抖,问:“你、你、你要什、什麽?我钱、钱、钱包里有、有、有……”
  “闭嘴!”
  老宋喝道,同时朝门外一招手,灵儿马上闪进来,手中还拿着一部摄录机,镜头对准了老宋和索索发抖的林老师。老宋更不浪费时间,一手探进雅君衣襟内,把她的奶罩往上一推,便握住了她圆滚滚富弹性的一只乳房。雅君惊叫一声,老宋忽然听到好像有水滴在地上的滴滴答答声,低头一看,禁不住笑了起来。
  原来雅君改作业改得太投入,虽觉有点尿急,也不想停手,打算再憋一会,等回家之前再顺便上洗手间,没想到猝然遇袭,受惊之下竟然失禁,一发不可抑止,汨汨流下,这可令老宋更兴奋了。要知道男人没有不喜欢看女人撒尿的,所以千方百计想混进女厕所偷看,也所以女人残留在底裤上的尿渍被男人视为珍宝。雅君这一下受惊失禁,老宋如何不喜?
  他掀起雅君的裙子,只见鲜红色的叁角裤裤裆已经湿透了,黄色的尿液不是直接淌到地板上,就是顺着大腿往下流。老宋嘿嘿笑道:“哎哟,老师不乖了,怎麽尿湿了裤子呢?”
  雅君又慌又窘,小便这玩意却是一撒出来就不能控制的,老宋说:“老师你既然有热茶敬客,那我就不客气喽。”
  说着蹲下来,用手指挑开雅君小小的裤裆,张口承接着那一股涌泉般的黄流,把雅君的尿全吞进肚子里。雅君这一泡尿几乎花了两分钟才撒完,最後一滴尿珠也流尽之後,老宋还贴在她的阴唇上,把沾了尿液的阴毛、会阴都舔得乾乾净净,然後褪下雅君的底裤,握起她的小腿,舔她腿上的尿,一直到大腿根都舔净了,老宋才直起身子,笑说:“老师你看我多好,只怕你老公都从来没给你舔过尿吧?也多亏你这一顿热茶哦,我这一根棒子比平常粗多了。”
  拉起雅君的手,摸到他的屌上。
  雅君浑身发抖,只道:“不、不要、不要……”
  老宋说:“你上面这张嘴说不要,下面那一张却想要得很呢。”
  把屌对准了她多汁的阴户,一推就进去了,雅君也顾不得老宋手里的刀子,拼命扭动,但她屁股後面是书桌,老宋一屌插了进去,如何能摆脱得了?雅君不住用拳头搥他,也于事无补。老宋一面起劲地抽插,一面嘿嘿淫笑,欣赏雅君徒劳的挣扎,一面在她耳边问:“爽麽,老师?嗯?爽不爽?爽不爽?”
  浓浓的尿骚喷在雅君脸上,还回过头来,看看一旁的灵儿是否把一切都录了下来。
  灵儿一手尽责地持着录影机,小心不弄出声响地找寻最合适的角度,不放过任一个表情或动作,另一手却伸到自己的裙底,隔着底裤用力搓揉。
  老宋干得满头大汗,痛快极了,记忆中只有为海茵灵儿姐妹俩开苞那两次有这样强烈的快感,精液似乎也特别多,火山爆发似的喷了好久。
  临走前老宋又提醒雅君不得报警,否则会对她的家人不利。雅君待他走了好久,才敢解下蒙眼的黑布,整理好衣裙,却遍寻不见那红色的叁角裤,知道是被色狼当战利品拿走了,雅君只好到洗手间清理自己,又用地拖拖乾净地板上的尿,不敢再待在学校里,走到门外等丈夫来接她,两腿还一直在抖。
  当晚丈夫又摸索着脱她的底裤时,雅君虽然不想,但因为从来没拒绝过丈夫的求欢,只好任由他进入,她迎合着丈夫的动作,熟悉得挑不起任何感觉的抽插,一边无法不想起白天在学校被强 奸的经过,色狼的舌头舔触她下体的感觉,色狼的那一根……那一根好像比丈夫的要粗一点,射的精也比丈夫多。她彷佛仍能闻到色狼脸上沾着的她自己的尿骚、在她耳边的喘息,不住问她“爽不爽?老师,爽不爽?”……但她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呻吟,如果她呻吟了,那是因为痛还是快感?两天之内,她算是被不同的男人猥亵过叁次了,原来一个女人对外来的侵犯是这样的无能为力,地铁车厢里的怪手、不怀好意的同事、校园里的色狼……只要他们高兴,随时都可以亵玩、强占她的身体。沉醉在肉慾中的丈夫,完全不知道:太太最私密的地方已经被别的男人享用过了,而且还不只一个。